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0|回复: 0

二婚男人隐形爱

[复制链接]

651

主题

651

帖子

200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09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热心男人想给保姆介绍老伴
  
  小姑铛铛添了婴儿,小卡陪老公王丁去瞧小外甥。
  
  一个六十出头的老太太把一碗飘着香味的乳鸽银耳汤端放在床头柜。铛铛想捧着碗暖手,老人怕她烫着,不声不响叠好棉布毛巾垫在她手上。
  
  看她这般细腻体贴,想必不会是保姆。小卡悄悄问铛铛:“这是你婆家亲戚?”
  
  铛铛道:“是保姆。”然后她压低声音说,老人姓刘,十年前嫁给一个老干部,但没领结婚证,今年老头去世,老太太被继子扫地出门,为了生计,她只好打工。
  
  王丁略有所思:“刘姨能干勤谨,孤身一人真可怜。六十来岁才中年,如果她愿意,咱帮她留心个合适的对象。”
  
  小卡以为王丁不过一说。铛铛也笑:“那还不如给刘姨另找个事做。孩子满月后,我就不用保姆了。”
  
  回家的路上,小卡和王丁聊起刘姨,不禁唏嘘感慨。王丁说,孙科长离异单身,不如给她撺掇撺掇?小卡撇嘴,拉倒吧,刘姨比老孙大十来岁呢!
  
  “溪苑路杨叔没老伴,他八十多岁的老爹偏瘫,不如介绍刘姨去那做保姆。”王丁好像突然想起似的说。
  
  小卡没做声,心却似虫噬般难受。王丁说的是他前岳父。王丁之前曾有段婚姻,前妻杨柳时尚活泼崇尚“丁克”,觉得王丁无趣爱上别人,并为此离了婚。后来王丁和安静的小卡组成家庭;而杨柳为之抛家舍业的男人却远离了她。
  
  虽离婚时曾和杨柳闹得痛心彻腑,但对于前岳父,王丁还是很尊重。当年和杨柳结婚时,杨柳要王丁买婚房,而王家拿不出钱,是前岳父偷偷把妻子车祸赔的抚恤金拿出来,帮小两口安置了家。后来离婚时杨柳争房产,前岳父斥责女儿有错在先,应净身出户。王丁知道,就是因为自己有房,再婚之路才顺畅很多。
  
  原来他是牵挂前岳父
  
  当着小卡的面,王丁称呼前岳父为“溪苑路杨叔”,可背着小卡,他一直没改口。王丁和前岳父相处很好。叫数年“爸爸”,心里真把他当成了父亲。即便再婚后来往少了,但依然挂念。
  
  杨叔六十多岁,还有个偏瘫老爹需要照顾,偏偏独生女还不省心。他伺候老人,挂念女儿,很辛苦,王丁也很心疼他。
  
  那天听说刘姨身世后,王丁第一反应就是:如果她和岳父互相照应安度晚年,多好。可当时他怕小卡多心。拐弯抹角绕一圈后,才借题发挥说了出来。
  
  在王丁的撺掇下,前岳父和刘姨见了面。都是懂得珍惜的实在人,互相感觉不错,很快就确定了关系。
  
  小卡嘴上没说啥,但心里不舒服。总觉得王丁挂念前岳父,就是念着与前妻的旧情。上次杨叔推他父亲下楼时腿肚抽筋,两人从楼梯上摔下,爷爷当即晕厥。王丁接到杨叔电话后撂下工作,借同事的车一路疾驶先救护车前到达现场,把两个老人送到医院。
  
  小卡是后来才知道。王丁给她打电话说,不回家了,朋友父亲生病住院,朋友出差回不来,他在帮忙照顾。小卡心里犯嘀咕,问清在哪家医院后,买束鲜花来到病房。
  
  王丁看着从天而降的小卡,表情很不自然。小卡微笑着让他介绍,王丁说:“她是我媳妇小卡,这是咱爷爷,这是……”王丁平时叫惯了“爸”,此时当着小卡这样称呼觉得不合适,他犹豫一下,说:“是杨叔”。
  
  小卡礼貌地寒暄后,把王丁拽到走廊。王丁这才告诉她,所谓的杨叔,就是他前岳父。两个老人受伤住院,前妻正出差,自己至少还得留下两三天。
  
  小卡很郁闷。但碍于在医院没发作。上周老妈五十大寿,小卡想让王丁请假陪自己给老人过生日,王丁说工作忙。可是前妻的父亲生病,他竟衣带不解在病床前尽孝!
  
  这次刘姨的事小卡没参与,由王丁一手操办。王丁自上次装作无意给小卡提了一下遭到无言以对后,就直接行动,有条不紊地安排了相亲。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刘姨就搬了过去。
  
  小卡安慰自己:刘姨和杨叔在一起也好,两人互相帮衬,不用再麻烦王丁而影响自己心情了。
  
  亲情有时是不可触碰的痛
  
  搬到杨家后刘姨把两个老人服侍得很妥帖,尤其杨叔,从心里把刘姨当成了相濡以沫的老伴。王丁觉得自己做了件功德无量的事。
  
  “吃一堑长一智”。刘姨吃了次没办结婚证的亏,她希望杨叔给她个合法的家。这遭到了杨柳的反对。她对父亲说,“你们同居我没意见,但若结婚,那就和我脱离父女关系。我听说她有个亲儿子在农村,如果你和她结婚,房子就不保了。”
  
  刘姨听了,解释自己只要居住权,将来万一有不测,不被扫地出门就行。可杨柳依然不肯妥协。无奈中,刘姨找到介绍人王丁调解。
  
  一听王丁要见杨柳,小卡急了,如果说原先小卡的郁闷只因为杨柳的阴影映射,那这次,则要直面杨柳带来的挫败感了。小卡拦住王丁:“哪有前夫去掺和前妻的家事的?这种关系就应该断得干干净净。”
  
  王丁解释:“咱和杨柳没纠葛,还不是为了刘姨。”
  
  小卡情急之下口不择言:“你牵挂她的家事,是不是藕断丝连?!”
  
  王丁再婚是真心找个能过日子的伴侣,遇到了踏实安稳的小卡,他觉着这是个过日子的主。可是,他没想到,小卡会说出这样无理取闹的话!他看了小卡一眼,拂袖而去。
  
  尽管手心握着婚姻,但漂亮时尚的杨柳仍然给小卡强大的危机。她一直隐忍着内心的暗礁浮动,以平和的状态面对王丁。可此时,她体内所有的液体都变成一种泛酸的东西,翻滚,燃烧,让她控制不住愤怒。
  
  她赶到杨家时,王丁和杨柳不在,小卡努力抚平心情,微笑里掺着冰碴:“杨叔,你看王丁都和我结婚了,有事没事总来你家不妥,知道的说他热心肠,不知道笑他欲享齐人之福……”
  
  看着杨叔的表情,小卡知道自己的话有了作用。
  
  坦然面对细枝末节
  
  王丁安静很多。看来是自己提醒杨叔的效果。
  
  晚上小卡做好几样清淡小菜,想抚慰王丁沉闷的情绪。可是左等右等不见王丁回家。电话是通话中,足足持续两小时零十分。小卡有种不好的感觉,一定是杨柳的电话!
  
  果然,半小时后,王丁耷拉着脑袋进了门。小卡心里的阴影立刻弥漫。她耐着性子问王丁:怎么了?
  
  王丁叹气:“尽管刘姨表态愿做婚前财产公证,杨柳依然不肯妥协,并拿脱离父女关系要挟。杨叔很生气,说即便不认女儿,也要和刘姨结婚。杨柳很恼火。”
  
  小卡说:“毕竟是亲父女,日子长了就接受了。你懊恼干吗!”
  
  王丁目光有些躲闪,尴尬道:“可杨柳骄横跋扈惯了,她把这账算到我头上,说我恨她当初背叛我,才故意给她爸找对象,不让她舒心。她要和我重新分割房产,当初买房的钱杨叔掏多半,房产证上是我和杨柳的名字,离婚后口头协议给了我,但手续没变更……杨柳说,她要通过法律程序解决房产分割。”
  
  听了半天,小卡明白了。杨柳是不愿王丁沾光,想要钱。而王丁,则是担心小卡不肯给。
  
  其实,王丁这番话让小卡不怒反喜。她知道王丁给杨叔介绍老伴,完全出于对老人的感恩和牵挂,没一丝故意使绊的意思。而杨柳这样看王丁,说明她内心狭隘,对王丁误会很深,也说明,他们的情分早已不再,王丁放不下的,只是与杨叔的翁婿之情。
  
  小卡豁然开朗。既然买房的钱是杨柳母亲的抚恤金,那还是还回去吧。还回去,“拿人手短”的歉疚就消失了。于是小卡说,“咱把钱还给她。”
  
  王丁眼里闪着惊讶的光:“小卡,我只知道你老成稳重,还有些小心眼爱吃醋,没想到,你这么大度……”
  
  小卡故意蹙眉:“既然你说我小心眼爱吃醋,那我把丑话说到前头,那些钱,咱砸锅卖铁也要还,但有前提,为避免你俩旧情复燃,你不能再随意给他们温情,被他们使唤。”
  
  王丁刚舒展的眉头又拧成了疙瘩:“不管杨柳咋样,我和杨叔的情意还在,我不能不仁不义。”
  
  小卡转忧为嗔:“你一直与杨叔常来常往会引人误会耽误杨柳,不如这样,他们那边有什么需要帮忙,你把我推到前头,我也很乐意替你尽孝心的!”
  
  王丁听了,温柔地伸过手,搭在小卡的手上。小卡的心“哗啦”一声,开了朵怒放的花!
        治疗白癜风著名的医院北京哪个医院白癜风最好白癜风治疗最好的医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1-2-26 05:42 , Processed in 0.01826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